| 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學校概況 | 教學教研 | 德育之窗 | 國際交流 | 校務公開 | 黨群視窗 | 招生招聘 | 學生園地 | 信息資源 | 聯系我們 | 
您現在的位置: 華南師范大學中山附屬中(小)學 >> 教學教研 >> 科技前沿 >> 正文
專題欄目
更多內容
相關內容
神理論:人掉入黑洞會怎…
屠呦呦獲小行星命名:將…
好奇號火星玩自拍:納米…
尋找磁受體蛋白:中國科學…
科學展望2016:大型強子…
時間都去哪兒了?時間計…
較大小行星平安夜飛掠地…
地球成因探秘:"內內核"…
天文學家發現最近“超級…
兩名華人科學家入選《自…
更多內容
[組圖]改造遺傳基因?基因編輯技術引倫理爭議           ★★★
改造遺傳基因?基因編輯技術引倫理爭議
作者:新浪科技 文章來源:新浪科技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6-1-6 10:33:31

Jennifer Doudna是基因組編輯技術變革的先驅。2015年將盡的時候,她撰文回顧了飛速發展的CRISPR–Cas9如何猝不及防地將她卷入一場倫理學風暴。在許多個不眠之夜后,她決定走出舒適的純科學研究,步入公開場合引導人們深思技術帶來的倫理和社會后果。

  大約20個月前,我開始出現睡眠問題。這距離我和我的同事發表細菌的CRISPR–Cas9系統可以用于基因工程這篇文章[1]差不多有兩年時間。

插圖 David Parkins插圖 David Parkins

  我驚愕于世界范圍內的實驗室如此快速地將這一技術應用于生物學的各個領域,從改造植物到改變蝴蝶翅膀的花紋,再到構建人類疾病的大鼠模型。與此同時,我卻忽略了對這一被廣泛采用的基因改造技術在哲學和倫理學方面的思考。

  有一些諸如基因編輯技術是否應該被用于非醫學領域的問題,在我看來更多陷于主觀思考,離我所熟知的以客觀實在為依據的科研工作相距甚遠。我認為生物倫理學家們更擅長處理這樣的課題。跟其他研究者一樣,我更想致力于通過技術實現更多可能的科研工作。

  然而隨著利用CRISPR–Cas9方法操控細胞和組織的研究不斷增加,研究者們不可避免地要在人類卵細胞、精子或者胚胎上試驗這一技術,以獲得可遺傳的改變。從2014年的春天開始,我總是在夜晚醒來,思考著在這場由我所推進的技術所引發的倫理學風暴中,我應否心安理得地置身事外。

  基于細菌的研究:CRISPR–Cas9 是如何工作的

  ■ CRISPRs即成簇的、規律間隔的短回文重復序列,是在細菌基因中發現的重復序列。這些序列中分布著細菌從侵入體內的病毒上獲取的特殊DNA片段,用于對入侵病毒進行基因標記識別。

  ■ 當該病毒再次入侵時,細菌就能夠利用這段獲取的材料(病毒DNA)制造出與病毒序列互補的RNA片段,這個導向RNA(guide RNA)和DNA剪切酶Cas協作識別病毒片段并將其切除,從而阻止病毒復制。Cas酶由與導向RNA相連的CRISPR相關基因(CRISPR-associated genes)編碼。

  ■ 通過設計導向RNA,使之與細胞基因組的特定位點相結合,研究者們可以將Cas酶定位到他們感興趣的基因位點進行切開,常用的Cas酶類型是Cas9。DNA切開將引發DNA的修復,從而使我們能夠對這一興趣位點進行精確的編輯。

  亢奮日益增長

  “希望你能坐下來,因為它有用得令人難以置信。”這是2012年12月一個同事在對CRISPR–Cas9展開實驗后給出的判斷,也是我自己實驗室的感受,也是當年秋天聯系我們表達對該技術興奮之情的那些同行的感受。

  通常情況下,一個新的分子生物學工具要經過很多年才會被廣泛采納。然而,到2012年底,僅僅在我和同事發表了關于CRISPR–Cas9的初始研究的幾個月后,就有至少6篇將CRISPR–Cas9應用于基因編輯的文章發表出來。

  2013年初,關于這項技術可被用于編輯人類干細胞基因和改造整個生物體(斑馬魚)的幾篇文章,成為浪潮的開端[2,3]。到2014年底,在一系列研究中,科學家們利用CRISPR–Cas9提高了水稻的抗蟲害能力,復制了特定染色體易位引起的小鼠肺部致癌效應模型,修復了成年小鼠的基因突變,該突變在人體中引起可遺傳的高酪氨酸血癥。[4,5,6]

  2014年2月,倫理學上的復雜問題出現了,有研究者利用CRISPR–Cas9精確改變了食蟹猴胚胎基因組(食蟹猴與人類在遺傳學上極其接近,常被用來制作人類遺傳疾病模型)[7]。這一遺傳改造的胚胎被植入母體后產生的后代食蟹猴,其體內大多數細胞都會攜帶遺傳改變,包括卵細胞和精子,這意味著人工的遺傳改變可以在食蟹猴的后代中傳遞。

基因編輯峰會支持人類胚胎領域的部分研究基因編輯峰會支持人類胚胎領域的部分研究

  對從我這尋求技術評論的記者所寫的文章,我保持著警覺。在讀完(食蟹猴)論文的預印本之后,我透過辦公室的玻璃久久凝望著舊金山灣,沉思著如果下一個記者來詢問我關于基因編輯技術被用在人類胚胎細胞上時,我將做何感想。我禁不住在第二天早餐時大聲問我的丈夫:“還有多久就會有人拿它用于人類了?”

  這個時候,我不斷地收到面臨潛在致病性遺傳缺陷的人們的求助郵件。在一封郵件中,一位26歲的女士告訴我她被發現攜帶有BRCA1(乳腺癌易感基因)突變,這意味著她70歲前患乳腺癌的幾率大約為60%。她正在考慮摘除她的乳腺和卵巢,她想知道CRISPR–Cas9基因編輯新技術的出現是否意味著她該擱置這個摘除計劃。

  食蟹猴的研究和病人及其家屬的來信使我產生很大壓力。每天都有大量的CRISPR–Cas9技術應用的文章涌現,我的收件箱里滿是同行研究者們尋求意見或合作的信件。所有這些對我的正常生活都產生了直接的影響。而我工作圈子以外的大多數人,鄰居們、親戚們和兒子同學的父母們對此幾乎一無所知,我感覺自己生活在兩個完全分隔的世界里。

  2014年將盡的時候,我的不安壓倒了我對介入公開討論的不情愿。因為很明顯,政府、管理者和其他許多人并沒有意識到基因編輯研究已飛速發展到了何等境地。除了使用基因編輯技術的科學家們,還有誰能夠來引導對該技術后果的公開討論嗎?

  掀起倫理爭議浪潮

  我第一次遭遇嚴肅的倫理學問題的沖擊,是在2015年1月份參加的一個為期一天的加利福尼亞納帕谷舉辦的會議上。這次會議由我協助組織并由創新基因組計劃(IGI,Innovative Genomics Initiative)主辦。我們18個人(有科學家、生物倫理學家、一個電影制作人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一位管理者)討論了基因工程對人類健康、農業和環境將產生怎樣的影響。我們還特別圍繞人類卵細胞、精子和胚胎等生殖細胞的基因改造進行了討論。

  會議結束不久,我們就在Science上發表了一篇展望文章[8],敦促全球科學界現階段避免使用任何基因編輯工具來改造人類胚胎用于臨床研究。我們還建議召集公開會議來教育非科學人士,并進一步探討基因工程的研究和應用如何能更加負責地開展下去。

  從納帕谷會議開始,我在中小學、大學和公司里,以及遍及美歐亞的20多場會議上,總共做了60多次有關CRISPR–Cas9的報告。我還在美國國會上談論它,在為美國總統提供科學建議的白宮科學技術政策辦公室里談論它,還回答加州政府提出的問題等等。這些討論把我推離了讓我感覺舒適的科研領域。

  我是一個生物化學家,我從未以動物或人類為研究材料,有許許多多的克隆、干細胞和體外受精等研究領域的內在倫理學難題是我所不熟悉的。我對各國是如何規范那些涉及人類組織的實驗的知識,還是從我的幾位同事那里學來的,比如歷史上是如何解決體外受精引發的倫理學爭議的。

  這一年是緊張的一年,非常緊張。有時候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從繁忙的事務中停下來,哪怕只有幾分鐘。我要優先保證出差和其它事務不打亂我實驗團隊的工作進程,然而我和團隊的工作卻越來越多地變成了在夜晚或者周末開會,要么就是通過郵件和網絡電話來溝通工作。現在,我再沒有時間干我熱衷的園藝工作,也不能和13歲的兒子去加州戶外遠足了。

  三年前,同事曾經警告過我有關CRISPR–Cas9的研究爭議的浪潮已然掀起,而我不知道浪尖何時來臨。但是時近年終,已經有一些事情是我能夠確定的了。

  擴大對話

  只有18個成員(全部來自美國,大部分是科學家)的納帕谷會議只能算是擴大對話的一個起點。但是會議本身和它引發的評論都是很重要的。

  2014年中期的時候,我開始擔心在科學家們與外界有足夠的溝通前,CRISPR–Cas9會被以危險或可能危險的方式使用。我不再怪罪我的鄰居和朋友們的埋怨:“你居然沒告訴過我們所發生的一切?” Science發表的展望以及Nature不久前刊登的評論[9]都傳遞了這樣一個信息:引領這一工作的科學家們已經意識到他們有責任表達自己對這一應用的關切和擔憂。

世界上第一個CRISPR寶寶將在哪里誕生?世界上第一個CRISPR寶寶將在哪里誕生?

  4月份發表的一篇關于用CRISPR–Cas9改造非存活人類胚胎基因組的研究發表后[10],爭論變得更激烈了,由此引發了之后一系列世界范圍內的聽證會和峰會。其中最有影響的是12月早些時候在華盛頓舉辦的中美英三國科研機構聯合主辦的關于人類基因編輯的一場會議。

  當今,國際合作對科學研究影響很大,科學家們通過自我監督基本上能夠某種程度上把握科技企業的發展方向。在我看來,增強人們對科學信任感的最好辦法,就是鼓勵創新技術的研發者積極參與到新技術應用的討論中來。這在研究材料和試劑幾乎全部由主要知名供應商供應,公共數據更容易分享的科技全球化的當代世界尤為重要。

  令我激動的是,基因工程會對人類生活以及對生物系統的深入理解產生積極作用。同行們還在繼續定期給我發郵件,討論他們在不同組織中應用CRISPR–Cas9 的研究工作——包括研制抗蟲萵苣、選育低致病性真菌菌株,或者是改造用于治療肌肉萎縮癥、囊性纖維癥和鐮刀型細胞貧血癥的人類細胞。

  但我也認為,當前的科學家們有更好的條件去考量和規范他們的工作給社會、倫理和生態帶來的影響。比如給學生物的學生們提供培訓,教給他們如何與非科學人士展開科學議題的對話是非常具有開創性的,而這方面的教育我從未正式接受過。至少,它能讓未來的研究者們感到自己為以后的工作做了更充分的準備。還比如,懂得如何游刃有余地發表一場有說服力的“電梯游說”,來使別人在短時間內了解你的研究目標,以及知道如何揣測記者的動機并保證他們在新聞報道中準確地傳達信息,這些能力都對一個科學工作者來說有意想不到的巨大價值。(作者 ┃ Jennifer Doudna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化學與分子和細胞生物學系教授  翻譯 ┃ 馬宗敏  校譯 ┃ 潘穎)

  * 作者Jennifer Doudna和德國亥姆霍茲傳染研究中心Emmanuelle Charpentier因發現CRISPR-Cas9系統獲得了2015年生命科學突破獎。

  參考文獻

  1。 Jinek, M。 et al。 Science 337, 816–821 (2012)。

  2。 Hsu, P。 D。, Lander, E。 S。 & Zhang, F。 Cell 157, 1262–1278 (2014)。

  3。 Doudna, J。 A。 & Charpentier, E。 Science 346, 1258096 (2014)。

  4。 Wang, Y。 et al。 Nature Biotechnol。 32, 947–951 (2014)。

  5。 Maddalo, D。 et al。 Nature 516, 423–427 (2014)。

  6。 Yin, H。 et al。 Nature Biotechnol。 32, 551–553 (2014)。

  7。 Niu, Y。 et al。 Cell 156, 836–843 (2014)。

  8。 Baltimore, D。 et al。 Science 348, 36–38 (2015)。

  9.Lanphier, E。, Urnov, F。, Haecker, S。 E。, Werner, M。 & Smolenski, J。 Nature 519, 410–411 (2015)。

  10。 Liang, P。 et al。 Protein Cell 6, 363–372 (2015)

信息錄入:caixc    責任編輯:蔡曉純 
  • 上一篇信息:

  • 下一篇信息: 沒有了
  • 【字體: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友情鏈接 | 管理登錄 |  點擊進入以往新聞回顧

    華南師范大學中山附屬中(小)學 華南師范大學中山附屬中(小)學

    華南師范大學中山附屬中(小)學 版權所有
    地址:廣東省中山市港口鎮美景東路1號 郵編:528447
    電話:0760-88488688 88416222(傳真)
    郵箱:oa@hszsfz.com 技術支持:88418331

    信息產業部備案
    粵ICP備15004521號-1